这发动机两脚然后说道这摩托艇的但是估计里面

“最近几天觉得有没有异常的情况发生?”苏锐问道。
 
    他快速的进入了正题,也转移了夜莺的注意力,否则的话,这一男一女在海面上如此的亲密接触,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。
 
    “这个龙和会对我明显很警惕,处处防着我。”夜莺同样收起了心中的异样感觉:“当然了,我也表现的像个花瓶,让他们慢慢的放松戒心。”
 
    苏锐轻轻的皱了皱眉头:“现在的龙和会,虽然借着太阳神殿的名头,但是实际上我认识的不过是三四个人而已,这三四个人如今拥兵自重,干了不少败坏太阳神殿名头的事情,而且现在情况已经变得更加恶劣了。”
 
    “怎么个恶劣法?”夜莺问道。
 
    “比你想象中要更加的恶劣一些,谷麦市不太平,有太多的势力介入到这里了。”苏锐并没有解释的太详细,皱着眉头说道:“我怀疑这个龙和会已经被西方的某些势力渗透进来了。”
 
    夜莺很敏锐的抓住了关键点:“难道他们想背地里捅你一刀?”
 
    “本来这就不是不可能的事情,现在看来,发生的概率已经很大了。”苏锐眯了眯眼睛:“所以我才这么急匆匆的赶来。”
 
    最近西方的某些人实在是太活跃了,可苏锐偏偏不知道幕后黑手是谁。
 
    插手华夏事务,强行进入金三角,这一系列事情,全部都有西方黑暗势力的影子。苏锐不是没想过,这一切都是死亡神殿干的,可是倘若如此的话,这个势力的手伸的也太长了点吧?
 
    苏锐摇了摇头,他觉得有人还是想要在这里面浑水摸鱼,至于真正目的是什么,他暂时还判断不出来。
 
    “你见到乍伦了吗?”苏锐问道。
 
    这个乍伦是龙和会的老大,也是曾经跟着苏锐在谷麦混过的小弟。
 
    由于他的战斗力着实不行,因此苏锐便把这个乍伦留在了泰国,继续经营着当初的势力。
 
    借着太阳神殿的崛起之势,龙和会越来越壮大,这个乍伦也成了谷麦地下世界的大佬。
 
    “一直没见过他。”夜莺说道:“你虽然提前让太阳神殿往这边通信了,但我没想到,乍伦并没有露面,甚至他的几个心腹高层也都没出现。”
 
    “谁接待你的?”苏锐笑了笑,这种情况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了。
 
    不过苏锐虽然在笑,但是他的眼睛里面却流露出了浓烈的精芒。
 
    “一个名叫颂汶他那的副会长。”夜莺说道:“不过,我能看出来这人的副会长职务应该是假的,可能也就是个中层,为了面子好看才这样说。”
 
    “太阳神殿的卧底和你联系上了吗?”苏锐又问道。
 
    “联系上了,他让我暂时不需要有任何的动作,他还在搜集着情报。”夜莺说道。
 
    海风把她的短发吹起来,吹在了苏锐的脸上,让后者感觉到痒痒的。
 
    这让他心底的那一丝异样的感觉再次升了起来。
 
    由于这水上摩托的空间实在是太小了,苏锐和夜莺之间几乎没有任何的空隙,双方紧紧的贴在一起,苏锐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对方身体的流畅曲线和细腻到了极点的肌肤。
 
    “关键时刻,不能走神,不能走神。”苏锐使劲的咳嗽了两声,在心中默念道。
 
    其实现在夜莺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,她的思绪一旦从正事中脱离出来,便立刻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上了。
 
    于是,这辆水上摩托的行驶轨迹便变得有点飘忽了起来。
 
    开了许久,两人都没有再多说什么,茫茫的海天之间,好像只有他们两个人。
 
    那种异样感在夜莺的心底升腾着。
 
    现在,她的心思已经不在驾驶摩托艇上面了,而是集中在和苏锐所接触的那些位置了。
 
    “认真点开,差点翻了。”苏锐的语气很无奈。
 
    他现在显然也不大好过。
 
    “哦。”夜莺红着脸点了点头,也不知道听没听见。
 
    又过了十几分钟,苏锐终于觉得,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了。
 
    “要不,咱们回去吧。”苏锐咳嗽了两声,说道。
 
    “嗯。”
 
    夜莺点了点头,便绕了一个大弧线,准备转向了。
 
    两人已经开出老远了,此时天色又暗了许多,扭过头都已经完全看不到沙滩了。
 
    这距离,估计已经快要达到十公里了。
 
    可是,就在这个时候,摩托艇的发动机发出了突突突的声音,艇身也跟着连续震动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怎么回事啊?”
 
    水上摩托的速度骤降,夜莺无论怎么加油门都没用了!
 
    一分钟后,这摩托艇彻底的停了下来,从发动机处冒出了一股黑烟。
 
    “估计是发动机烧了。”苏锐查看了一下,说道。
 
    这黑烟里的焦糊味很重,很显然,这辆摩托艇的使用年限过长,此时发动机彻底的罢工了。
 
    “还旅游胜地呢,怎么就不能弄点新的玩意儿?”苏锐踹了这发动机两脚,然后说道:“这摩托艇的油漆虽然是新的,但是估计里面的零件已经老化的不成样子了。”
 
    夜莺看了看油表,露出了担心的神色来:“这摩托艇不会爆炸吧?油箱里面可还有不少汽油呢。”
 
    苏锐摸了摸发动机,结果被烫的立刻拿开了手。
 
    “你的担心很有道理。”苏锐无奈的说道。
 
    他现在手边没有一点工具,就算是想要用海水给发动机降温都做不到。